一线城市AI政策对比:广州拿出真金白银,深圳瞄准引进高端人才
发布日期:2019-11-11 17:12:42    阅读:2699

9月5日,科技部发布了《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建设指引》(以下简称《指引》),指出布局将围绕京津冀协调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长三角大湾区建设等重大区域发展战略展开。这意味着该国再次强调,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与政府政策支持密切相关。为此,杜南科创记者梳理了2017年以来上述重点地区和一线城市发布的人工智能产业政策,寻找各地区城市发展人工智能产业政策的异同,找出各地区城市发展人工智能的重要方向。

2017年7月,国务院发布第35号《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以下简称第35号),标志着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在国家政策层面上的新阶段。随后,北京、上海、天津、广东、浙江、江苏、福建等几十个省市发布了实施第三十五条的地方行动计划。

根据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战略研究所连续两年发布的《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科技产业区域竞争力评价指标》,北京、广东、上海、浙江、江苏在人工智能科技产业区域竞争力综合排名中均处于第一梯队。

以第一梯队区域为范围,对比分析了基于35号文件登陆各地的主要人工智能政策,并列出了人工智能发展的关键任务。

相比之下,可以看出,促进人工智能核心技术的科学研究、创新和工业应用是所有政策的共同之处。其中,北京、广东和浙江的人工智能发展规划都把科研创新放在首位,而上海和江苏的政策规划则更加突出人工智能产业的应用。此外,北京、上海和广东都提到了促进人工智能产业集聚的发展。北京、广东和江苏都提到了人工智能平台的发展。

根据互联网世界的相关产业研究,人工智能产业政策规划的关键任务主要涉及人工智能产业链、人才和平台的建设。其中,产业链建设最为重要。据了解,人工智能产业链分为基础层、技术层和应用层,其中基础层主要包括ai芯片、gpu、传感器和云计算等硬件,主要用于提高计算能力和数据质量;技术层主要包括语音识别和图像识别等通用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这些技术是算法和计算力的主要驱动力。目前,人工智能产业链的基础层和技术层都需要大量的科学研究和创新,这也是五大区域政策都把科学研究和创新作为重点任务的原因。

此外,由于市场需求和工业应用能够推动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从规划任务来看,各地也更加重视技术的产业化和应用。例如,在广东政策中,详细列出了15种人工智能示范应用场景,包括智能机器人、终端产品、可穿戴设备、无人驾驶、智能制造等。北京在“推动传统产业智能升级”下,将加快人工智能集成的应用场景划分为制造业、农业、物流、金融等两个方向。在“建设智能宜居社会”下,它包括教育、医疗、养老等民生需求。

一般来说,各地区发布的人工智能政策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以2017年7月35号文件的发布为界。在此之前,各地区的人工智能政策大多是在相关行业或计算机技术相关领域发布的。然而,35号文件颁布后,各地区发布的主要人工智能政策大多从国家规划中延伸出来。各地区的政策目标与国家目标基本一致,内容也大致相同。

然而,地方政府的人工智能政策在响应国家战略计划的同时,也结合了各地区的发展基础和发展目标,在具体内容和政策措施上仍然存在很大差异。另一方面,总体规划出台后,各地也相继出台了新政策的具体实施细则。2019年9月5日,科技部发布了《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建设指引》,进一步明确城市是人工智能区域发展的主要单位,对人工智能主要城市的政策研究具有更加现实的意义。

在此基础上,南方大都市科学研究院的记者,以北上官庚和深圳四个一线城市发展人工智能的主要政策为范围,按照科研创新部分、产业应用部分和配套措施部分,对这四个城市的政策重点任务进行了总结和梳理,并进行了比较分析,总结了各城市发展人工智能的政策特点。

对比整理发现,在科研创新中,除广州、北京、上海和深圳都提出要加强人工智能的基础理论研究和关键技术研究。除深圳之外,北京、上海和广州都提议建立人工智能创新平台。其中,北京和上海的科研创新政策方向基本一致,而广州和深圳则根据各自城市的优势提出了特殊的内容。

其中,广州基于高校和科研院所的集中优势,除了提出建设一批创新平台之外,还强调以引进技术创新和区域协作为主要内容的产学研合作创新和成果转化、开放式创新。

在生产、教学、科研的利用和成果转化方面,广州政策建议支持企业、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形成一批具有国家影响力的协同创新联盟,促进产业链上下游的协同发展,共同建设技术创新中心。还建议选择一批高校和科研机构开展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机构建设,大力培养技术转移专业人才。

在开放式创新方面,广州政策建议鼓励iab创新主体通过多种方式开展国际创新合作。引进国际孵化、研发和创新合作平台等。并提到促进广州、深圳、广州、香港和澳门之间的创新交流与合作。

另一方面,深圳充分发挥其在高科技制造企业中的优势,在政策上将产业发展与技术创新深度结合起来。与其他科研创新主要依靠高校科研机构和实验室平台的城市不同,深圳整合了“推进智能产品创新”和“培育产业集群梯队发展”的任务,提出通过产业集群发展核心关键组件,支持人工智能产品创新。深圳正计划在主导产业集群的基础上发展,智能芯片和智能传感器技术是人工智能产业链基础层的核心。

在工业应用方面,北上官港和深圳四个城市都提出要推进人工智能的集成和应用,建设和发展产业集群。然而,从词汇的权重来看,这四个城市的工业应用中心仍然存在差异。其中,上海更注重人工智能集成应用场景的开发,将集成应用政策放在产业集群发展之前,而北京、广州和深圳都优先发展产业集群。

上海的政策特别强调围绕智慧城市建设和上海超大城市有序治理的需要,加快人工智能在经济发展、城市治理和公共服务等关键领域的深入应用。人工智能的发展与城市紧密结合。

而北京、广州和深圳都在努力建设人工智能产业集群。其中,北京以中关村为园区发展重点,于2017年10月发布了《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培育人工智能产业行动计划》。从政策内容来看,中关村园区的预期产业规模水平相当于广东省,到2020年核心产业规模将超过500亿元,而中关村园区预计带动相关产业规模更高,超过5000亿元。这也表明北京人工智能产业的集中度已经很高,主要集中在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另一方面,广州和深圳的特点是联合开发了许多人工智能工业园区。其中,广州将建设一批价值创新园区作为产业集聚的主要起点,并提出重点建设十个价值创新园区,其中三个被列入随后发布的《广东省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重点人工智能工业园名单。深圳甚至在行动计划中列出了10个人工智能产业示范区,涉及深圳高新区、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罗湖、盐田、宝安、龙华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产业区域竞争力评价指标(2019)》的六个一级评价指标中,广东省在“政府应对能力”排名第一。具体而言,该指数分别评估2018年发布的人工智能相关政策的数量和人工智能工业园的数量。广东省在人工智能工业园的数量上遥遥领先。《评价指数》指出,截至2018年底,广东省共有33个人工智能工业园区,居全国首位。

事实上,根据《广东省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珠三角城市目前正在推动人工智能产业集聚发展,以人工智能工业园区建设为重要起点。虽然北京和上海也分别在人工智能的主要政策中提出了促进人工智能产业集聚发展的建议,但规划中并没有明确列出具体的工业园区及其发展位置。然而,广东省在其规划中不仅确定了包括南沙国际人工智能价值创新园和黄埔智能设备价值创新园在内的十几个人工智能工业园区,还启动了人工智能工业园区的应用和评价,走在了全国前列。

除科研创新和产业应用政策外,在政策的主要任务部分,四市提出了一系列配套措施,主要包括人工智能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金融支持、人才政策等。

与四大城市配套部门采取的一系列措施相比,广州不仅措施数量相对较多,而且更加具体。特别是,广州已经给予了明确的支持资金,以实实在在的金钱和白银支持人工智能在各个方面的发展。包括建设技术创新中心、新研发机构给予高达1亿元的财政支持;每年将拨款10亿元支持一系列重大实验室创新项目。引导建立百亿元产业基金等。统计数据显示,广州的政策中有16条规定了补贴金额。

此外,广州的政策也有一些创新措施,如制定城市战略性新兴产业目录,支持和奖励国内创新产品的推广和应用;支持价值创新园发展和运营的补贴;推动政府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制定公共机构数据开放计划等。可见,广州在支持人工智能发展的政策措施方面提供了较为丰富和详细的政策选择,同时在政策设计方面也表现出一定的创新。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上海发布的《加快人工智能高质量发展实施办法》的22项措施中,也提出了100亿元的人工智能产业基金。据了解,该基金的总目标规模为100亿元,将分阶段设立,第一阶段为10亿元。投资范围面向长三角,以g60科创走廊(上海松江区、嘉兴市、杭州市等8个城市)为工业腹地,主要投资人工智能及相关产业链项目,包括基层芯片、传感器、算法和应用级智能家居、智能驾驶和智能医疗企业。

除了产业引导基金和金融支持外,人才相关支持政策也是支持措施的重点,深圳最为突出。深圳的政策明确提出要聚集和培养高端人才,打造人工智能人才高地。在具体措施上,深圳提出要精准引进高端人才,建立急需人才名单并动态更新,强化基于市场发现、市场认可和市场评估的人才评价体系,构建人工智能人才评价机制,重点核心技术领域引进领军人才队伍。同时,还强调加强与港、澳、外科研机构的合作,通过情报引进项目引进国际顶尖科学家和高水平的人工智能创新团队。

9月5日,科技部发布了《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建设指引》(以下简称《指引》),提出到2023年在全国范围内建设约20个试验区。据杜南记者发布的统计数据,自今年以来,北京和上海已经申请建设实验区,并得到了科技部的批准。从指南中可以看出,广东、香港、澳门和海湾地区已被纳入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的布局。广州和深圳这两个核心城市有望在不久的将来携手获得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实验区的“入场券”。

同一天,深圳市委书记、市长率领党政代表团赴广州调研并签署了“广州深圳深化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这也是广州和深圳在六年后第二次签署框架协议。

今年3月,杜南科创工作室发布了《粤港澳地区科创协同报告》(以下简称《框架协议》),通过数据分析和研究,探索广深港澳科创走廊沿线城市的科技创新能力,寻求城市间科技协调发展的方向。报告指出,广州科研机构集中,政策支持强,第三产业发展。深圳企业拥有充足的研发氛围,高科技制造优势明显,企业创新活力强劲。广州与深圳优势互补,科研与创新之间存在明显的协同效应。这次签署的《框架协议》也把“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放在首位。

通过对上官港北部和深圳四市发展人工智能产业的主要政策的比较分析,不难发现这两个城市的政策具有鲜明的特点和亮点,这与两个城市各自的比较优势密切相关。在人工智能领域,由于目前该领域特别需要与广州和深圳各自的比较优势相适应的科研和工业动力资源的协调,广州和深圳在该领域的协调空间日益明显。

广东省科技厅厅长王瑞军曾在接受南方都市报科学研究院记者专访时表示,通过科研合作推动粤港澳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是一个重要的想法。以广东省实验室为例,全国各地建设的实验室突出城市产业特色,与城市发展紧密结合,相互联系、相互协调。例如,广州的一些医学实验室在研究医学与信息技术相结合的过程中,可能需要与深圳鹏程实验室在新一代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方面进行合作。因此,创新要素本身将根据需求流动,实现资源高效配置的效果,同时根据各自的领域优先发展。

制作:杜南科创工作室

统筹:杜南记者任贤波

记者:杜南记者许金聪,实习记者梨竹

重庆幸运农场下注 新疆11选5投注 蒙特卡罗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